程海:律师界的亡命之徒

2021-08-30 08:29 来源于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记者 杨潇 | 浏览:
 “律协不是律师自己的协会,是惩治律师的协会,我们交钱,惩治自己”

【本刊记者 杨潇 发自北京8月19日】律师程海干了“两件大事”,下午去北京市民政局社团办复印了北京律协的登记材料,晚上就顺道去了 工体,观看奥运会男足阿根廷对巴西的半决赛。前者好像有些不够分量。但再过一些日子,它将证明:自己能比后者掀起更高 的“人浪”。

  一封公开信引发的风波

  一周以后的8月26日,程海根据取得的材料,在凯迪律师之窗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:《35位律师强烈呼吁北京律 协换届直选、降低会费50%以上》,“之所以发在那里,是因为那里的直接受众很多就是律师”。不过,程海的呼吁并没有 引发太多关注——5天以后也只有十几个回帖,9月1日晚上,他上来感叹了一句:看来知道和关心的人不多啊。
 

图:程海说自己的实力来自法律 图/姜晓明

  4天以后,情势突变。9月5日,北京律协在其网站上登出“关于少数律师呼吁所谓‘北京律协直选’的严正声明” ,称“任何人利用手机短信、网络等媒介,采取私自串联的方式,以推动民主选举为幌子,发表煽动性言论……试图拉拢不明 真相的律师支持所谓‘北京律协直选’都是非法的”,同时指责对方“打着‘律协民主管理’的旗号,其本质是妄图摆脱司法 行政机关的监督指导和律师协会的行业管理,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、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”。

  法律学者郝劲松成为第二批签名者之一,“很多律师本来没有打算签名的,看到这个声明之后非常愤怒!”“北京律 协之直选”的话题被转载到各种论坛,并引发传统媒体的报道和评论,一起公共事件略带意外地形成了。

  “我们交钱,惩治自己”

  公开信给北京市律协列出了“七宗错”。在程海(是签名发起人,也是第一联系人)看来,最要命的有三条:其一, 对律师在执业过程中遇到的公检法刁难、会见难、取证难等问题,没能很好地与有关部门坚持不懈地去交涉;其二,以敏感案 件为由阻挠律师依法执业,对部分律师的年检设置障碍;其三,会费过高。

  作为一个将一半时间花在公益诉讼上的律师,程海对前两条深有体会。2006年,他和其他几位北京律师赴山东某 县执业,因事涉“敏感”,不仅会见不成,还反复遭到当地“不明身份者”攻击,相机与存储卡均被他们在当地公安局内抢去 摔坏。程海遂向北京市司法局、市律协和全国律协紧急书面汇报请求帮助,“都没有任何回复……而《律师法》第46条规定 ,律协的首要职责就是保障律师依法执业,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们也有为难的地方,但是起码你要去做,尽力去做。”程海打电话给市司法局和律协抗议。

  去年夏天,北京律协突然将其下属的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解散,分别成立公益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和宪法学专业委 员会,官方解释:“分拆”更利于专业化。而“被拆分”的律师们则强烈不满,程海等律师与会长李大进等多次对质,要求出 示可以撤销的规则依据,李称“虽然内部没有可以撤销的文件,但律协可以成立(专业委员会),也就可以撤销”,程反问: “孩子可以生,你也可以送回去吗?”

  今年上半年,程海所在的正海律师事务所年检迟迟无法通过,开始说是排队的人多,后被告知要写材料,写“律师既 要讲法律,也要讲政治”,事务所和他都得写。

  “迫于这种压力,勉强写了。”一个月后,即向司法局纪检委投诉律管处一位副处长“滥用权力,违法指导”。程海 的经验是,“违法行为你不去投诉,他们就找你谈话,你越忍让,谈话的次数就越来越多……我在政府做过,我不怕他们,你 大义了才能凛然嘛!”

  不过最终他还是离开了正海所,现在“处在过渡阶段”。倒也习惯了,“每年换一次事务所,可以认识更多律师嘛! ”

  以上三次“被侵害”的经历,让他决定牵头这次呼吁,他总结说:“律协不是律师自己的协会,是惩治律师的协会, 我们交钱,惩治自己。”

  我们的实力就是法律

  程海无疑是懂得媒体语言,并善于借此“行销”自己观点的——从某种程度上说,公益律师不懂得媒体语言或许是灾 难性的:你的主张不为大众所知、所接受,如何能够形成合力呢?

  不出意料,这次的公开信也抓住了民众的某些心理,譬如“北京律协成了富人俱乐部”,程海说,他个人并不赞同这 个“比较激烈的看法”,但是“有的律师就提到了”,放进去可以增加传播效应。

  文本略显粗糙,有至少一处的语法错误,这让公开信看起来更像是一次“炮轰”。程海坦承,呼吁降低会费确实能起 到吸引眼球的作用,毕竟,年缴2500元对他来说没有问题,却占到刚入行年轻律师年净收入的10%以上。

  对于律协种种弊端的形成,程海区分了“直接原因”和“根本原因”。直接原因是北京律协的选举由少数律师和行政 机关操控,不由全体律师选举产生、不用对其负责,“根本原因则是北京律师的绝大多数,漠视和不积极主张自己的选举权” 。

  他和北京的十几位律师花了两个月时间,开了好几次研讨会,会议运用著名的罗伯特议事规则,逐字逐句地形成了《 北京律师协会选举程序(草案)》,希望在修改后交全体律师投票,“超过1/2的律师通过当然生效。如果经全体北京律师 投票通过了这部选举程序,我们就奠定了北京律协民主选举的制度基础。”一位参与者说。

  全北京目前有16000名律师,“你找到8000人去通过你这个程序吗?”我问他。“慢慢来嘛,如果我们找不 到,通不过,说明我们的律师不需要民主……”

  郝劲松笑称,程海们应该算是“律师界的亡命之徒”,“什么都不怕,只遵从法律,其实这和韩国、泰国社会转型时 期律师的作用是一致的。”

  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、维权律师张星水曾经有过“愤怒”时期,现在他更愿意自我定位为“保守的中道自由主义者” ,“我个人是赞赏政府着力解决民生问题的,所以也理解,大多数律师其实更关心有没有稳定的案源,有没有相对稳定的职业 环境。”

  具体到此次事件,他认为,在中国,法律人更多地还是被看作司法工具,所以律协直选的社会条件并不成熟,“律协 有时候也是夹在体制内外的受气包。”

  有人为程海们担心,你们这一下子就彻底和律协杠上了,以后还怎么和他们打交道,怎么沟通?他摇摇头:“你看那 么多战争,交战双方都能谈判呢!关键是要有实力作为后盾,我们的实力就是法律。”又说,“当违法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时 候,我有能力去减少违法的数量,这很有趣,我不焦虑。”

  9月12日,北京律协在首都律师网上登载起草的律协章程,征求全体北京律师意见,并撤下了9月5日发布的声明 。


责任编辑:范涛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:
    请你记住,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,强大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,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。
   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: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,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,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、法律权威、法律效力,具有根本性、全局性、稳定性、长期性。任何组织或者个人,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。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,都必须予以追究。
  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第五条规定:一切法律、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。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,必须予以追究。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。
  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第二十七条规定: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,接受人民的监督。
  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第三十五条规定: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、出版的自由。
  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第四十一条规定: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,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。

    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法律,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。
评价:

X
分享到微信

友情链接

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